一辈子命苦的三大生肖女|永盛信誉网

  月凉如水,月光淡淡的从窗口的薄-纱处透过,照亮了床上的一个身影。
  秦舒独自躺在两米一的欧式大床上翻覆难眠,她的肚子高高隆起已经怀.孕八个月,不论是侧躺着还是平躺着都不舒服。
  她干脆扶着床坐了起来,她呆在这个精致的囚.笼里已经三年了。
  “大宝!”秦舒从抽屉里的小手包里拿出孩子唯一一张照片,用指腹小心的捏着,指尖清扫过照片上那个白白胖胖的小模样,她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。
  “砰——”突然门被大力的推开,秦舒吓得一抖,肚子里的孩子受惊了也狠狠的踹了她一脚。
  “沈少,都十二点了你来干什么?”秦舒不用回头都知道来的人是谁,她迅速的将手上的照片放回小手包,快速的放回到抽屉里面。
  她已经端正好姿态转过身,面上带有疑虑。
  来人正是这栋豪华小洋房的主人,贺城第一人沈葳琛当初和她签了协.议,帮她父亲每减.刑十年,自己就为他生一个孩子。
  沈葳琛一张鬼斧神工般雕刻出来的轮廓上点缀着剑眉星目,清俊英朗但是不失男子气概,连发小叶洛洛都同她开玩笑这笔买卖不亏,这贺城有多少人想要爬.上沈少的床。
  可是这三年沈葳琛只来过两次,他今天又为什么而来?
  “秦-舒。”皮鞋尖已经停在了秦舒的眼前,沈葳琛薄-唇上的热气喷洒在秦舒的脸上,带着一股酒气,白皙修长的手掐在秦舒的脸上,好看的眉头微皱,“长胖了!”
  “沈少,你喝多了。”秦舒皱了皱眉头,她和沈葳琛并不熟,在父亲出事前的聚会上见过几回,除了目垂过两次孕.育两个孩子之外并无交集。
  沈葳琛今天醉的不清,脸上带着酡.红,伸手就把秦舒给推倒在了床.上,秦舒狼狈的滚到了一边护着自己的肚子,“我怀.孕了!”
  “怀.孕?”沈葳琛清醒了几分,一双赤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秦舒冷硬防.备的脸色。
  他伸手小心的摸在秦舒的肚子上,秦舒没有抗拒,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,但是浑身还是紧绷了起来。
  肚子里的小家伙还配合的踹了一脚,沈葳琛浑身一震吓得把手缩了回来,但是在秦舒面前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  他匆匆的站了起来,去阳台上抽了一根烟,吹着外面的凉风清醒了许多。
  等沈葳琛走回来的似乎,秦舒已经酝酿了一句话,她努力的说了出来,“沈少,我想看看大宝,他现在一岁多了,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。”
  “你不需要知道。”沈葳琛酒醒了瞬间像变了个人一般,口气冷硬里带着不耐烦。
  秦舒贝齿磕在唇瓣上,双手揪着床单,忍着气愤道,“虽然我们签了协.议,但是我也是孩子的母亲,他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……”
 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沈葳琛就捏着她的下巴,“别给我来这套,记住你的任务就行了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没有可是,我只是为了要脐.带.血救我的敏敏,至于你生的孩子我都不会让他们进沈家的门。”沈葳琛冷着眉眼说道,掐灭秦舒的念想。
  可秦舒的表情淡淡的,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,只是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  这女人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沈葳琛一怒就在秦舒面前扯开了衬衫的领子,秦舒看他的举动惶恐的说道,“沈少,你不能对一个孕.妇做什么。”
  沈葳琛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女人,当初贺城只可远观不可亵.玩的秦家大小姐,一副高山雪莲一般清丽绝美的面容,若不是秦家落.难,他还真没机会将她囚.禁在这里为自己生孩子,她也是除了清姿之外唯一勉强有资.格替自己生孩子的女人。
  秦舒皱着柳眉不情愿的样子,更是激起了他男人的征.服.欲。
  他把手机相册打开,翻出了一张照片在秦舒的面前一晃而过,“让我满意了,这照片就是你的。”
  秦舒心中一动,这照片上的孩子还穿着周岁的红衣服,不就是她的孩子嘛!
  他想到了白清姿母女就将秦舒推开,他养.着这个女人是为了生孩子是为了救敏敏的,不是为了别的!
  秦舒去卫生间里收拾了一番,出来的时候沈葳琛已经穿好了衬衫西裤,一双眼眸锐利而愤怒的看着她,就像是刚才是被她强.迫了一般。
  “沈少,你满意了吗?”秦舒一双美目直.勾.勾的盯着他。
  “哼。”他鼻尖溢出一丝冷哼,推门就走了。
  他还没给自己照片,秦舒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,突然放在床头柜的手机“叮”了一声,是沈葳琛把孩子照片发来了。
  “大宝,养得真好。”秦舒眉眼都弯了起来,看着照片上的孩子穿着红色的周岁衣服,身上挂着金锁,抓周还抓到了一把钱。
  她忍不住对着孩子的脸颊摸了又摸,明天就要去把这张照片给打印出来。
  秦舒今晚得到了一张照片满足的就躺在了床上,摸着肚子想着,等肚子里这个生出来父亲再减.刑十年,那就差不多能出来了。
  等父亲出来了,以父亲的能力,一定会帮她把两个孩子都找回来,她也只是借着沈葳琛的禾中子生了两个孩子而已,孩子跟她姓秦就好,现在暂且让沈葳琛嚣张!
  沈葳琛站在小洋房的楼下,看着秦舒房间的灯熄掉了,他脑海里竟然浮现了秦舒捧着孩子照片傻.笑的模样。
  他翻开手机,秦舒给她生的孩子跟他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他的指尖一划出现了一个四岁小女孩的照片,戴着帽子,脸色苍白,连嘴唇上都没有一丝血色。
  沈葳琛用力的抓紧手机,似发誓一般的道:“敏敏,爹地一定会救你!”
  除了住在小洋房里完成任务,沈葳琛并不限.制秦舒的自由,秦舒和家里唯一的佣人英嫂打了个招呼之后,就打车跑到外面照相馆去洗照片了。
  照相馆老板顶着个时尚的卷毛,他把洗出来的四寸照片递给了秦舒,卷着唇问道,“现在洗四寸照片的可不多了,怎么不洗个六寸七寸的呢?”
  “够了,这样刚刚好!”秦舒满意的看着手里的照片,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,又清.纯又美丽的模样分外惹眼。
  卷毛老板看了都忍不住微微出神,他视线往下扫到了秦舒顶着个大肚子,只能在心里感慨可惜名花有主咯!
  秦舒把四寸照片放进她的手包,大小刚刚好,她小心的捧着手包就出来了。
  “我的秦大小姐你现在可难得出来一回啊!在这里。”发小叶洛洛在照相馆门口等她,高高的挥着胳膊。
  叶洛洛一头黑色俏皮短发,麦色肌肤特别的显眼,对着秦舒吹了个响亮的口哨。
  “洛洛,你别叫我秦大小姐了。”秦舒把美目一瞪,扶着肚子走到了叶洛洛的边上。
  谁不知道现在秦父入.狱,她也不再是秦家大小姐。这话若是别人说她会生气,可叶洛洛是他父亲下属的女儿,也是她从小的玩伴,性子一向有些口无遮拦的。
  “好好好,沈夫人。”叶洛洛的食指撩了撩自己的几缕刘海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  “你这毒.舌的毛病可以改改了。”秦舒把脸一沉,沈夫人的称呼听起来比秦大小姐还要刺.耳,她算是小小的摆了脸色。
  叶洛洛讪笑着挽住了秦舒的手臂,亲热的说道:“好好好,我不得.罪你了,这都有大半年没见你了,你又怀上了,还真是一只勤快的老母鸡。”
  “嗯,又可以给我爸减.刑十年呢。”秦舒唇边带着苦涩的笑,算是安慰自己,心里想着叶洛洛这毒.舌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。
  她小心的把手包里新得到的照片拿出来给叶洛洛看,“哝,给你分享我大宝的照片,昨晚刚从沈葳琛手里拿到的。”
  叶洛洛手里拿着照片,看照片上的孩子长了一张翻版的沈葳琛的脸,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僵硬,不过被她巧妙的掩盖了。
  她把照片还给秦舒,眼珠子一转问道:“看来最近沈葳琛在你那儿跑得挺勤啊!”
  “就昨晚来了一次而已,这三年加起来我就见了他三次。”秦舒对沈葳琛也没什么感情,就淡淡的说道,手上倒是仔细的把照片放好,“这照片是我好不容易问他要来的呢,可得小心放好了。”
  “那你们有没有……”叶洛洛双手合十,鼓掌了几下,问话有些直接。
  就算关.系再好,秦舒也不太愿意说这种私.事,她匆匆的摇了摇头。
  “走走走,带你吃好吃的去!”叶洛洛琢磨着秦舒不愿意说,也没深问,她勾.住了秦舒的脖子,就拉着她准备上自己的车。
  “你忘了我生大宝的时候大出血了嘛,把孩子吃到了九斤,这一胎大小正好,我不去了,等生完之后我再来找你。”秦舒松开了叶洛洛的胳膊,和她挥了挥手就转头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  站在原地的叶洛洛把手插进她的皮夹克里,眯着眼睛看秦舒坐车离开。
  秦舒回到小洋房里和英嫂打了招呼,突然捂着腰“哎哟”了一声。
  “秦小姐,你怎么样了!”英嫂小心的搀扶着秦舒,这是沈葳琛让她喊得称呼,他们之间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。
  “没事,可能是出去一趟有些累了。”秦舒被英嫂扶着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,可是肚子还是有些疼,而且腿间似乎有些湿漉。
  秦舒去卫生间看了一下,发现内.裤上有血迹便出来跟英嫂说,英嫂是过来人,当即就道,“你这可能是早.产的迹象,我打电话跟先生说。”
  “别叫他了,我自己去医院。”秦舒皱着眉头说道,但是疼得都有些迈不开腿。
  “秦小姐,先生很在意你和孩子的,若是出了事他一定会怪罪的。”英嫂说着的时候,沈葳琛的电话都已经拨通出去了。
  秦舒也无瑕再想是不是会麻烦到沈葳琛了,毕竟他和她都在意孩子。
  果然英嫂电话打了不到五分钟,沈葳琛就赶来了。今天他穿得极为正式,出自意大利名匠之手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,还打了深绿色的领带,像是从会议上赶过来的。
  “秦舒,你想干什么,难道是昨晚见过我就念念不忘了?”沈葳琛俯下.身,在秦舒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,还带着微.喘。
  “痛-”秦舒咬着牙关,小脸上一片雪白,额头还有冷汗沁出。
  “你忍着,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沈葳琛看她不像是装的,黑色的眸子一凛,就将秦舒打横抱起长腿带风的走了出去。
  到了医院,医生给秦舒做完B超的时候,恰好叶洛洛发来了消息,“安全到家了吗?”
  “在市一院呢,胎.位不正,估计还要等一会儿回家。”秦舒给她回了个消息。
  医生给开了药,秦舒就出去了。
  沈葳琛在门口等着,阳光落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,几米开外还聚集了几个小护士,都在盯着他偷偷的说着什么。
  “沈少,我没事了。”秦舒心想,这家伙的臭皮囊还真是招.蜂.引.蝶。
  “英嫂说你今天出去了。”沈葳琛开口言语里带着冷意,黑眸看了秦舒一眼,言语里敲打了她一番,“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这个孩子安然的生下来,否则你父亲又要多在牢.里受十年的苦。”
  “我知道,我并没有出去干什么,医生说了只是胎位不正,开了点保.胎.药。”秦舒咬着牙压下了脾气,好言好语的解释道。
  沈葳琛身上的怒气渐渐消失,“嗯”了一声,走在前面像是要带秦舒去抓 .药。
  边上围观的小护士们看到沈葳琛带着孕.妇,两人看起来又格外的般配,芳.心是碎了一地。
上一篇:凭什么VIP客户都是那瞎.子接
下一篇:生孩子我独自去产房,婆婆也不理会,产后我想离婚!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