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后争吵多,体谅少,不能和婆婆住一起的三大生肖女

  A市最顶级奢华的会.所,苏梦犹豫不决,颤着手推开门。
  介绍的同学说,只有这些人才会一下子贷几十万,而且利息非常低。
  同学再三强调,他们不会做出过.分的事情。
  母亲躺在病床上,急需手术,命在旦夕。
  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拉扯她长大,受尽艰辛。
  只要能救母亲,哪怕牺牲性命又如何呢?
  想着,她终是坚定地走进包间。
  包间里都是A市富贵圈里最顶级的那些富二代,有几个苏梦在电视上看过,其他则不认识。
  这些人平时嚣张跋扈,谁都不放在眼里,可是这时候却对一个戴着墨镜,微低着头的男人点头哈腰。
  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他浑身透露的寒气。
  “嘿嘿,有女人送上门来。”一个富二代走过来,一把勾住苏梦的脖子,将她勾入怀中。
  苏梦吓得身子一颤,惴惴不安地问道:“这里可以贷款吗?”
  苏梦刚说完,感觉有道光朝这边射过来,她不敢去看。
  富二代勾着她朝那个浑身寒气的男人走过去。
  “这里他说了算。”富二代将苏梦往男人旁边的沙发上一推。
  苏梦跌进沙发里。
  “贷多少?”冰冷的声音。
  苏梦慌乱地坐起身,赶紧整理好坐姿:“五十万可以吗?我真的非常急用钱,我一定会很快还给你们的,无论如何,我都会把钱还给你们的。”
  苏梦不敢抬头看那个男人,只是不断强调,目光落在他奢华至极的西装衣领上。
  “空口无凭,我怎么信任你?”声音凉薄。
  心里一紧。
  既然来贷款,苏梦不是不知道的。
  肯定有一些条件。但她没有办法了,她需要那些钱去救命。
  想着,她咬咬牙开口:“如果你们想留下我的.luo 体照,也可以,但我还完钱,你们必须把照片销毁。”
  旁边的男人森寒至极地冷笑两声:“这样的事情你做过很多次吧?嗯?苏梦!”
  心中一下子惊颤。
  楚寒琛?!!
  那个曾经爱她如命的男人?!
  他的气息冰冷,那么像楚寒琛,她刚才怎么没有察觉?
  苏梦瞬间脸通红,无地自容地想要站起来。
  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见自己这辈子最深爱的男人!
  四年了,她朝朝暮暮心心念念的人,再次遇见,竟然是自己最低.贱的时刻。
  真是命运作弄。
  痛苦的记忆一下子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  四年前,婚期的前一周,她突然收到大量自己的.luo 照,而且还是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同一个床 ·上。
  她不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,但是对方说,如果她敢结婚,就在婚礼当天,将这些照片发到全国各大媒体。
  眼看着婚期一天天逼近,对方发来的照片越来越多,她却想不到任何应对办法。
  终究,当对方威胁,如果不立即离开楚寒琛,就把照片发给她母亲。
  她母亲心脏不好,要是看到那些照片,后果不敢想象。
  她彻底怕了,终于答应对方,留下一段电话录音,告诉楚寒琛自己爱上别的男人,然后就消失了,之后一直躲着他。
  对方后来将底片寄给她,可是她至今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。
  四年了,她每天都想着眼前这个男人,也每天都躲着他。
  心中痛苦难抑,苏梦狼狈地起身,慌乱开口:“对不起,我不.贷了。”
  一只手一把紧捏住她的手。
  感受到那样的力道,苏梦心里咯噔一下。
  旁边有几个富二代不明所以地起哄起来。
  楚寒琛摘下眼镜,随手扔在茶几上,狭长的凤眸漆黑如深潭,冷峻地直视着她: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你 当我是什么?”
  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,冰冷而带着戾 ·气。
  几个富二代见楚寒琛发怒,纷纷噤若寒蝉。
  苏梦紧张得心中狂乱,不知所措地迈动一下脚步,想要离开,太想要离开了。
  只是,她刚迈动一下就被楚寒琛瞬间一把拉住,甩进沙发里。
  “不是想要钱吗?我有的是钱,脱.到我满意了,我给你!”
  声音寒气彻骨。
  那些富二代只当楚寒琛想要报复,纷纷又起哄起来。
  看着楚寒琛脸上鄙 ·夷冰冷的表情,苏梦心中针刺一般。
  见苏梦并不回应,楚寒琛抬手去剥 ·她 ·的衣服:“怎么,不说话就是同意了?这不是你刚才苦苦哀求的吗?”
  苏梦伸手,惊慌地去掖自己的衣服,却被楚寒琛很快将外套.tuo下。
  周围的起哄声更大,像鬼魅的声音灌进她的耳膜里。
  脑袋嗡嗡的。
  苏梦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站起身,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  一如四年前般英俊逼人,比最耀眼的明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他向来高高在上,又如何受得了那份气呢。
  苏梦慢慢地呼出一口气,声音艰涩地开口:“求求你,放过我好不好?你就当没有看见过我的,把我像只蚂蚁一样放了,可以吗?求求你!”
  她以为这样卑 ·贱的态度,他或许能够气消一些。
  只是,她的话刚说完,楚寒琛眸色愈发深寒,一把扼住她的下巴:“苏梦,你现在真的很恶 ·心,你知道吗?”
  他的话像一把刀子扎进苏梦的心里,在里面大力的绞动,痛得呼吸困难。
  “求求你,放过我......”声音断断续续,好不容易从口腔里挤出来。
  他用力很大,仿佛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般。
  “放过你可以,伺 ·候好在座的各位。”
  周围的富二代听到,立刻起哄。
  “哈哈,感谢楚总招待。”
  “是的,感谢楚总啦,这女人这么.贱,咱们一定要好好惩罚惩罚她。”
  “嘿嘿,楚总,你同意让我们随意?”
  楚寒琛冰冷的眸子透着寒气,不 ·屑地一把将苏梦甩开,声音充满仇恨阴戾道:“怎么样?是自己tuo还是让他们给你tuo?不是要钱吗?tuo完给你一百万。”
  讥讽至极的声音,像一块块寒冰灌进苏梦的心里。
  离开,不行。
  求饶,也不行。
  想到上午时看到母亲气息奄奄的样子。
  苏梦苦涩地闭闭眼,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,如果楚寒琛再不放她走,她连筹钱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  心中慌乱无措,她终究缓缓地抬起手臂,慢慢去解衬衣的扣子。
  旁边的富二代们又起哄起来。
  楚寒琛的眼眸彻底被寒气凝住,寒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手,仿佛要将那只手用目光冻住一般。
  一颗。
  两颗。
  周围的起哄声更大一些。
  苏梦的眼神空洞无神,楚寒琛的身影落在她的余光里,那么魂牵梦萦的人,再次见面,却逼着她做最不 ·齿的事情。
  那个身影一动不动,但苏梦觉得,他每一秒钟都拿着一把把尖刀往她心里扎。
  已经解了两颗,胸口微露,她能感觉到一道道欲 ·望的目光落在她身 ·上。
  还有一道犀利森寒的目光直刺在她身 ·上。
  她不敢看一眼,颤抖的手慢慢地挪向第三颗扣子。
  她能想到是多么羞.愤欲死的后果,所以,手抖得越发厉害,心也越发刺痛。
  可是,她不能反抗了。
  母亲还躺在床 ·上,耽误不起。
  手指慢慢转动,周围的起哄声更大。
上一篇:离婚刚半月前夫就再婚,婚礼上5岁儿子一声尖叫,现场炸了锅
下一篇:凭什么VIP客户都是那瞎.子接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